Goal!

▶️热爱《三国演义》《西游记》
▶️醉心中外经典电影
▶️留恋霓虹动漫及电视剧
▶️喜爱小动物,也爱结交天下豪杰
▶️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“自由”而努力奋斗

清明祭-桃夭
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向死而生,不负华年……

成蹊:

ooc预警,文笔辣眼睛预警。只是有想写的冲动,所以就写了,但不能叫灵感。


cp的话,算玄亮维亮吧,但非常不明显。


  寒食节已过,明日便是清明了。相府内,诸葛亮手拿一份文书,蹙着眉头,细细阅读。俄而风起,一瓣桃花被清风悠悠送过窗子,落在那文书上。许是刚刚祭奠过故人的缘故,这小小一片花瓣,竟将这位过于尽忠职守的丞相思绪从公务中拉了出来。恍惚间,那年白帝的鼓声又在他耳边响起。是他的主公在一树桃花下击鼓,一声一声,仿佛老马不甘而又无能为力的呻吟。桃花纷纷扬扬地落在那位行将就木的皇帝身上,过分灿烂的颜色更加映衬出他的苍白无力。“竟又到了桃花盛开的日子”诸葛亮用力揉着眉心,喃喃自语。


  “先生,姜将军到了”子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“让他进来。”话音刚落,那位年轻的将领穿着便衣跨过门槛,“丞相,您有事找维?”“有些事要辛苦伯约去办,顺便问问伯约的八阵学得如何了。伯约,来,坐下说。”已是掌灯时分,公事才毕。姜维起身告辞,却又踌躇,好似想说些什么,却又难以开口。诸葛亮难得见一向爽快的姜维这个样子,不由得好奇:“伯约,有什么话讲便是,不必顾虑。”姜维笑道:“是,丞相。是众位大人见桃花开得正好,定下清明在桃花林设宴踏青,请维同往,又让维来邀请丞相。”饶是诸葛亮,也不由得一愣,久违的笑意舒展开来:“如此,亮与诸君同乐。”


  清明那天,天气温暖明媚得让人觉得待在屋里是一种罪过。盛放的桃花披着春光,美好得像梦境。着春服的人们席地而坐,欢声笑语不断,开了酒,斟满,相谈更欢。连那一向端方持重的丞相也难得显出几分年少时的潇洒恣意。酒酣兴起,蒋琬慢悠悠地吟起了“桃之夭夭”,最后一字落下,颇觉遗憾地摇摇头:“有此美景,却无美事佳话,惜哉!”费祎大笑:“公琰此言差矣,想当年先帝与关、张二位将军桃园结义,义气深重,必将传为千古佳话。”众人皆附和。一旁煮酒的子安闻听众人议论,不由得自言自语:“要说桃花,那年先帝见到先生,也是桃花开的时候呢。”声音虽小,不防被姜维听到,顿时来了兴致:“哦,子安小哥,先帝三顾也是在春天?”这一问顿时引来众人目光,三顾之事虽然众人皆知,怎奈诸葛亮对此很少谈及,他们只能知道大概,此时逮到这个机会,怎肯轻易放过?见子安不答,望着丞相,于是都望着那一直沉默的人,期待着。诸葛亮却只是垂着眼,似乎对手中的酒杯忽然来了兴趣。良久,见众人不肯作罢,才叹了口气,抬眼看那桃花,话音轻而飘忽:“子安说的不错,亮掀开帘子,先帝就站在桃树下,桃花落了一身。”“这样说来,我季汉真是与桃花缘分不浅。”费祎笑言。


  这话像是勾起了诸葛亮的某些思绪,他自然而然接过话茬:“文伟这话先帝也曾说过。那时亮初到先帝帐下,年齿最幼,二将军三将军皆不服亮。三将军性直,曾对亮言道‘老张与二哥三哥桃园结义时,你这小儿还不知在哪里。’这话不巧被先帝听到。”“先帝必然有话相劝。”蒋琬啜一口酒,笑着插言,“琬多嘴,丞相勿怪”诸葛亮扫他一眼,并无不豫之色,“公琰所料不错。主公劝道‘孤与二弟三弟桃园结义,亦有幸在桃花盛开时得遇孔明,这都是上天注定的缘分。孤与二位贤弟情同手足,孤得孔明,如鱼得水。愿二弟抛却成见,同舟共济,不负这难得的缘分。’”听得他口称“主公”,众人一愣,却不忍提醒。杨仪正自思量先帝之言,却对上丞相意味深长的目光,顿时一怔,低下头去。


  微风卷起桃花,一瓣刚好落在诸葛亮手心,他低头去看,鲜艳的颜色仿佛燃烧,灼痛了他。“如今,桃花飘零,也只剩亮一个了。”声音很轻,但他们离的太近,众人都听见了,一时沉默无言。诸葛亮望着围坐着的一众文武,似有所感,“先帝一辈毕竟长亮许多,可亮这白发之人,又送走多少黑发人……”一声叹息。众人面面相觑,却无话可劝。却是诸葛亮先回神:“亮一时感怀,搅了诸君兴致,真是罪过。”“丞相言重了,丞相若有不快,尽可与维和众位大人讲。”姜维有些急切,神情真挚。


待得桃园之宴尽兴而收,已是日薄西山。踏进相府,诸葛亮直奔书房,埋首公务。却无论如何无法专心,往事一幕又一幕在眼前晃悠,搅得他心烦意乱。正在无法可想之时,子安却忽然报说赵直来见。这赵直见了他,却只是皱眉,不说话,于是他复又拿起文书批阅。“又要北伐了?”就在诸葛亮几乎忘了赵直的时候,他却突然开口。他看着文书,一面应道:“不错。”“第六次了吧?”听了这话,诸葛亮抬起头来:“又想劝我?”赵直叹气:“劝了又不听,直又何苦再劝。直只是想问,以周之盛,以秦之强,终不免更迭,纵使汉室复兴,也不过一时而已,丞相又在执着什么?”诸葛亮盯着赵直看了良久,轻轻笑了,“纣无道,武王伐之。武王何曾想过周之永存。无他,为民应为而已。”目光落在窗外的桃花,续道:“就如这桃花,纵然终有凋落的一日,也要盛开,为春光增色”


  赵直离开了,诸葛亮忙到深夜,终于歇下。梦里,他的主公一字一顿的吟着: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”,目光饱含温暖的思念。


  正文完毕,顶锅盖逃


还有一些碎碎念。我一直觉得丞相是把百姓放在第一位的,他想要的是天下一统,百姓安居乐业。这一点是我喜欢季汉的原因,因为曹魏和东吴无法像季汉那样让我觉得他们把百姓放在心里。仅个人看法。



评论

热度(12)

  1. Goal!成蹊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向死而生,不负华年……